2018年8月15日 星期三 恩施  阴转多云 24℃~36℃   优
当前位置:首页>>宣传教育

忠堡大捷概要

发布时间:2016-10-24 09:29 编辑:州史志办

1934年5月,贺龙、夏曦、关向应率红三军离开鄂川边进入黔东,成立"湘鄂川黔革命军事委员会",开辟黔东特区。10月,红二军团(即红三军)与西征入黔的红六军团会师后,又开辟了以永顺、大庸、龙山、桑植为中心包括鄂西宣恩、咸丰等县以及鄂川边、川黔边部分地区在内的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。1935年3月上旬,红六军团两个连进入宣恩县沙道沟、高罗区和鹤峰县奇峰关一带老苏区,大张旗鼓发动群众,重新开辟鄂西苏区。立即组建中共宣恩县委员会,县委机关设在沙道沟镇上,下设沙道、高罗、奇峰3个区委会。紧接着,沙道区的玛瑙湖、锅间沟、红溪坪、龙潭、两河口、沙河溪、桃子岔、当阳坪、核桃湾、布袋溪、四道水、乐歌坪等13个乡和高罗区的马家寨乡都相继建立了乡苏维埃政府和游击队。各级政权建立后,一方面发动群众打击土豪劣绅,开展土地革命,一方面为红军"筹粮扩红",作好反"围剿"的准备。在党的领导下,根据地广大军民革命积极性空前高涨,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和游击战争。
  湘鄂川黔根据地的迅速发展,使国民党统治集团坐卧不安,蒋介石调集81个团共11万余人,兵分6路,对红二、六军团进行"围剿"。
  1935年3月,各路敌军步步逼进,直指苏区腹心。1935年6月2日,红二、六军团主力在贺龙率领下,突破龙山边界封锁线,进至宣恩沙道沟、高罗一带。红军主力在这里停留了7天,一方面继续发动群众"筹粮扩红";另一方面采取"诱敌出笼"的战术,以便择弱围歼。但敌军异常狡诈,龟缩在县城及周围据点,不予出战。为了迫使敌军离开堡垒,便于红军在运动中加以歼灭,军委分会决定围城打援,以"攻其所救"的策略,引敌来援。
  6月9日,红六军团主力越过海拔1800米的东门关,进入宣恩城郊。于当晚向守敌展开猛烈攻击。宣恩城的守敌,只有第四十八师和保安旅各1个团。红六军以十七师2个团的兵力,首先拿下城北重要据点――椒园,击败敌第二八七团,并消灭1个营。同时红军在宣恩城南制高点宝塔山麓,与敌展开激战,占领铜鼓堡。10日,红军扫清外围守敌,完成对宣恩城的包围。从10日到12日,红军以小股兵力日夜轮流佯攻,声势搞得很大,实际上围而不破。主力部队则休息3天,补足了给养,精力充沛地等待打援的任务。
  红军深入腹地突然包围宣恩城的行动,使坐镇恩施的国民党湘鄂川边区"剿匪"总司令徐源泉惊恐不安,宣恩与恩施城仅距45公里,徐源泉害怕宣恩失守,危及恩施,更怕红军向北扩展,威胁长江交通,急令驻防来凤的纵队司令兼四十一师中将师长张振汉,驰援宣恩县城。
  张振汉所部系国民党正规部队,号称蒋介石"近卫军"、"王牌"师之一,公开叫嚣"来打贺龙"。6月12日凌晨,张振汉在来凤给各部下达增援宣恩的电报。由于红军早在侦察中搞清张振汉电台的呼号(呼号为SH),加上红二军团主力及总指挥正在龙山附近,敌我相距不远,红军指挥部电台人员日夜监听敌情,因此张振汉的回电被截获破译。敌人的这封电报,将增援宣恩的时间、行军路线、行军序列规定得很具体,得知张各部于12日午后进至咸丰县忠堡镇休息。
  军委分会果断决定:集中主力于忠堡打援,当即命令李达参谋长率红四师为前卫,红六师随后,连夜出发,要求抢在敌人前面到达忠堡,占领制高点,构筑工事,阻击敌军。同时电令围攻宣恩城的红六军团,除留少数兵力监视敌人外,其余火速赶至忠堡,围歼四十一师。
  忠堡是咸丰、来凤、宣恩三县边境较有名的集镇,位于咸丰县城以东20公里。该镇四周是山,中为小平原,其地形易攻难守。张振汉认为,从来凤到忠堡不足30公里,早饭后出发,下午4点就可以安全到达宿营,而红军主力远在宣恩、龙山边境,距忠堡百里以上,不会受到阻击。于是他把部队组成左右两路,从来凤县城、李家河(宣恩县属)两地出发。红二军团则以每小时十几华里的速度行进,经过130华里急行军,于下午3时先期赶到忠堡东面的大树峡、牛路沟一带,并与张部右路支队相遇,展开激战。红军将敌行进纵队拦腰截断,堵击后卫,尾追向忠堡奔窜之前卫,敌右路支队一部被我军迅速歼灭,余部向三交界和忠堡溃逃。与此同时,敌左路支队前卫进入来凤构皮岭,红四师第十团先于敌人抢占有利地形,组织猛烈火力堵死了敌人后路,将张振汉师部一二一旅全部压缩在构皮岭的山凹里。当晚,围攻宣恩城的红六军团主力亦到达忠堡。
  13日,红二、六军团遵照军委分会的命令,分别对来凤境内的刘家湾和构皮岭南山之敌发起攻击,实施分割包围。张部竭力反扑,与红军在甘家坡、马鞍山等地展开激烈战斗。这时,进至韭菜园一带的敌人一二三旅,向红六师老鸦关阵地发起攻击,企图靠拢被围之敌。红六师奋起阻击,击退敌军,红军如猛虎下山,乘胜追击,敌边打边撤,从原路退到李家河边界一带,再也不敢前进。此时,围攻宣恩城的红六军团十七师赶到忠堡,攻占构皮岭南山,与先期到达的红四师取得联系。被围之敌被分割成三截,彼此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。张振汉的四十一师已完全陷于红军包围之中,固守在狭窄的构皮岭一带。
  14日晨,红军集中第十团、十六团、四十九团、五十一团和十八团一部,共4个团又1营的兵力,向敌人发起总攻。红军在迫击炮火力的支援下,从四面同时向构皮岭敌人发起攻击。2000多敌军挤在一个不大的山凹里,利用乱石包、田埂拼命抵抗。张振汉亲自督战,数次组织突围均被击退。午后,除张振汉的指挥所还在抵抗外,其余地方已经结束战斗。贺龙在仔细观察敌军指挥所地形后,找来迫击炮连连长刘彬和在苏联学习过迫击炮的余在海,命令他们炮击敌指挥所。炮兵瞄准张振汉第四十一师师部,四发三中,炸毁敌军指挥部,当场炸死敌师参谋长,师长张振汉负伤。霎时,四周号声齐响,红军发起冲锋,同敌展开白刃战。下午3时左右,战斗全部结束。
  这次战斗,歼敌四十一师师部、特务营和一二一旅共2000余人,活捉纵队司令兼四十一师中将师长张振汉。张表示投诚,得到红军的宽待。张部其余6个团,均遭到红军的沉重打击。15日,红军撤出忠堡。20日,红二、六军团在李家河召开了祝捷大会。

责任编辑:州史志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