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8月15日 星期三 恩施  阴转多云 24℃~36℃   优
当前位置:首页>>宣传教育

对红十八师留守根据地、艰苦转战湘鄂边境的历史回顾

发布时间:2016-10-24 09:33 来源:恩施州史志办 作者:马兹河 编辑:州史志办

为了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,笔者根据党史资料,对转战川鄂湘黔革命根据地的红2、6军团的伟业进行回顾,意在通过对红2、6军团在红军长征期间转战鄂西,取得忠堡大捷、板栗园大捷等一系列湘西攻势的胜利后开始长征,留守红十八师转战湘鄂边境的历史事实,告诫人们不忘历史、珍惜当下,继承先烈遗志、既往开来,助推恩施新时期各项工作大发展。
  红2、6军团于1935年1月19日自桑植县刘家坪召开誓师大会,北上开始长征,原红6军团第红十八师在张振坤的指挥下,带领两个团和随军行动的部分党政机关人员3000余人,面对数十万敌军,留守川鄂湘黔革命根据地,艰苦转战在湘鄂边境。
  为了尽快掩护主力突围,红十八师轻装行动,兵分两路主动出击,首先把敌人从红军主力突围地区引开,一路由张振坤率领五十三团佯攻保靖,将敌大部引向酉水河南岸,接着猛攻桑植、永顺、杀回龙山;一路由五十二团团长樊孝竹带领,直插湖北鹤峰,把敌军引向鄂西,牵着敌人的鼻子在大山里兜圈子。红十八师虚张声势,频繁出击,给敌人造成了红二、六军团仍在湘鄂边一带的错觉,从而拖住了敌人,使红二、六军团主力顺利地突围至湘中。
  蒋介石立即调集各路兵力,将红十八师重重包围在湘鄂边境,这时已经苦战了半月的红十八师,兵力损失过半,两个团一共剩下千余人,处境险恶。12月3日,十八师电台接军团首长来电指示:你们已完成牵制敌人的任务,应相机甩开敌人与主力会合。12月中旬,十八师血战龙山马鬃岭,突破敌湘西防线,再次进入恩施地区。
  12月22日,红十八师抵达来凤百福司西北之兴隆坳,正待休息,敌追击而来。红十八师趁敌立足未稳,奋起迎敌,将其击溃后,沿川鄂边界疾进,故作川黔突围之意,使敌判断失误,以为十八师要进军四川酉阳,十八师乘敌不备,调头南下,强渡酉水,于23日返回来凤百福司镇,迅速将守镇的团防武装消灭,当夜在此宿营。第二天,红军在镇上开展宣传,发动群众,打了当地大土豪欧,惩处了欺压百姓的奸商彭淑士,所得粮食、钱财,除少量留作军用外,大部分散发给当地穷苦百姓。群众纷纷为红军腾屋让房。苗族青年张云武带人为红军舂米、喂马,忙到深夜。苗族老木匠张佩能,见一红军小战士患病,不能行走,便冒着风险,主动请求红军首长,暗地将其收留。
  次日清晨,十八师告别送行的群众,向北开进,中午抵漫水。由于部队大量减员,部队在此休整,将五十二团番号取消,人员编入师部警卫营。整编后,部队经新街、旧司、腊壁司,于25日傍晚进入革勒车之桑树坪。
  此时,鄂军"围剿"总司令徐源泉已知十八师进入湖北,急调鄂保安团火速开往来凤,在少凤寨设伏,坐等十八师入网。与此同时,来凤惯匪田步云紧随十八师之后,穷追不舍,形成前后夹击。师长张振坤当机立断,率十八师抢占山头,占领有利地形,阻击追敌进攻。鄂保安团士兵在迫击炮、重机枪掩护下,轮番冲击十八师阵地,激战数小时,敌军丢下20多具尸体,十八师仅伤亡2人。夜晚,敌增援部队由来凤城陆续赶来,张振坤师长认为不宜久战,来了个"金蝉脱壳",他派战士捡来几大堆柴禾点燃,部队则悄悄撤出重围。敌军以为十八师在此过夜,准备天明时发起进攻,当敌军爬上桑树坪时,已不见红军踪影,始知上当,便疯狂追击。
  十八师来到来凤边界的向家寨,鉴于追兵犹紧,刘风团长伤势日重,已难随军行动,只好将他安置在一个叫盛德富的农民家里养伤,并派一名卫生员和一名警卫员照护。十八师离开后不久,盛德富见利忘义,伙同歹徒黄燕清、刘文正等,将刘风团长和警卫员小田骗到羊子堡山洞里杀害,并瓜分红军留下的钱物,仅卫生员小刘机敏逃脱。
  十八师离开向家寨后,于26日在咸丰东北遭敌四十一师伏击,60多名战士壮烈牺牲。张振坤带领部队奋力突出重围,连夜经上洞坪、龙坪抵宣恩晓关,因军用地图丢失,加上人地生疏,十八师误入杨柳沟宿营。次日凌晨被敌四十一师包围,面对强敌,十八师兵分两路:樊孝竹团长率五十三团1个营正面阻击敌人,张振坤师长率主力从东北方向突围。突围中,樊孝竹团长身先士卒,抢先登上杨柳沟左侧高地苕窖堡,向敌人还击,把敌人大队人马吸引过来。敌军集中火力猛攻樊孝竹团长所在的阵地。双方激战数小时,樊团长不幸被流弹击中,壮烈牺牲,战士和干部阵亡50余人。营长马秋德当机立断,撤离阵地。红军战士钻刺笼、攀悬岩、走险道,终于从岩狮坪突出重围,经恩施大吉场,于27日在咸丰麻柳溪赶上师部主力。12月31日,十八师抵达咸丰大水坪宿营,计划强渡唐崖河,进川东与主力会师。
  唐崖河处于崇山峻岭间,水深流急,河面宽60余米,离此不远处就是朝阳寺小镇,镇边设有渡口。此时渡口已被敌军控制,所有船只被扣押。敌军还在岸上筑有碉堡,妄图阻击红军开进川黔。
  1936年1月1日黎明,十八师经大水坪来到朝阳寺渡口下游的罾沟河边,对岸有敌何友松1个团把守。此时天降大雪,浓雾弥漫,对岸敌情不明,师部决定分三批渡河:师警卫营打前锋,师部及电台通讯连居中,五十三团为后卫,强行渡河。河水齐腰深,冰冷刺骨。第一批过河时,对岸没有动静。师部过河时,敌军突然开火,把师直人员压在河中,进退两难。在万分危急时刻,张振坤鼓舞战士们奋勇直前,他们迎着枪林弹雨,奋力淌水向前,五十三团立即组织强大火力掩护师部人员过河。冲上对岸后,迅速避开敌人火力,顺河撤退。五十三团见师部脱险,亦沿河直下,然后伺机渡河与师部会合。
  为摆脱敌人尾追,红军急行军数小时,来到一个叫长岭岗的地方,刚登上山头,突然冒出一股敌人,短兵相接,一阵激战,师长张振坤考虑到十八师腹背受敌,不能久战,遂带着师部及电台人员从300多米高、荆棘丛生的陡坡带头滑下去,不一会,红军全部滑下沟底,无一死亡。至此十八师已完全摆脱鄂军的重重围剿,胜利地完成了突围任务。然而敌军却大造舆论,声称"由抬头寨窜去之伪十八师残部,抵朝阳寺以西,被本旅何团堵剿猛攻,其伪十八师师长张振坤与参谋长并五十三团团长当场击毙。伪十八师无一漏网,而湘鄂西残匪完全肃清"。
  当日,红十八师由咸丰边境进入四川酉阳草坝场(现属黔江)。当夜,红二、六军团总部来电,命十八师速往贵州江口归队。19日,十八师胜利到达江口。六军团政委王震代表军团领导走出十余里,迎接历尽艰险的红十八师,此时全师仅剩600余人。

责任编辑:州史志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