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8月15日 星期三 恩施  阴转多云 24℃~36℃   优
当前位置:首页>>党史工作

恩施红色记忆的传承者--张明达

发布时间:2017-06-28 11:18 来源:恩施市史志办 编辑:州史志办

"你本人自身并没有参加过剥削,父母问题也不牵连子女,所以你申请入党不要有负担呀!"局长的这一番话改变了张明达一生的奋斗目标。那一年(1981年)张明达四十五岁,是恩施县文化局一名普通的职工,在那个以贫下中农为傲的年代,出生地主家庭的他内心是及其自卑的,能有一份铁饭碗的工作已经让他非常满足,入党却是他万万都不敢去奢望的事情,仿佛那是一个神圣的光环,他甚至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去靠近。人一生最幸运的事情莫过于遇见一个能给自己指明方向的贵人。张明达是幸运的,当他的领导对他说出那番话的时候,他仿佛看到了人生不一样的色彩,在领导的鼓励下,他最终向组织提交了入党申请书。张明达回忆,"那一刻,我感觉我提交的是一份空白的出生证明,我无比期待党组织赐我一个全新的身份和奋斗方向,让我不再迷茫。"1981年12月,张明达在党旗下宣读了入党誓词,成为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。入党后不久他被调至史志办公室、党史办公室工作。这位并不年轻的新党员在这一刻还不曾想到,他余生的奋斗目标将与党史结下不解之缘。
  1983年,州委、市委下达了编纂第一部《中国共产党恩施市组织史》(1925-1987)的任务,此时张明达在党史办工作不过一年时间,这项任务的艰巨性让许多老党员都望而却步,张明达却欣然接受了。"我当时就想,我这辈子能入党已是祖坟冒青烟的事情,若还能为那些红色记忆的传承,尽一份绵薄之力,我此生也算无愧于党组织无愧于恩施人民了。"张明达回忆说。
  组织史的编纂最难的就是前期资料收集工作,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,资料保存方式原始,体例不完备,加上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的损毁,许多组织资料都已不复存在,资料收集工作异常艰难而缓慢。为了收集资料,张明达与马华朝、周照菊三位同志几乎就在组织部、公安局和档案局三个单位的档案室里安了家,昼夜不停地翻阅档案、查证资料,双手因为过多接触熏蒸档案的药水而导致脱皮过敏,却没有一个人叫苦退缩。
  然而档案室的资料依旧是有限的,在张明达等人的建议下,1983年春,州委决定召开老干部座谈会,将亲身经历过抗日战争的老革命邀请到恩施州委招待所,现场收集珍贵的口述资料。经过多方努力,当年中共鄂西特委宣传部长马识途、青年部长何功楷(何功伟的堂弟)、委员王宇光,以及中共芭蕉特支书记孙德枢、中共恩施县委书记孙士详等多名老革命都莅临座谈会现场,共同回忆那些红色的峥嵘岁月,许多真实的革命史实和烈士事迹第一次大白于天下。张明达回忆说:"我记得那一天,在场旁听的干部都是边哭边记录的,这些老同志口中的历史,都是一幅幅有生命有血肉的画面,那不仅是感动,更多的是震撼"。
  由于早期历史文献的散失,党史研究人员为考证核清一个史实需要花费许多时间,所以张明达一行人将这些难能可贵的口述资料收集整理之后,又深入农村,从多个方面去印证这些口述资料,最终还原了一个真实的中共鄂西特委的组织和斗争情况。
  经历了三年时间的资料收集和整理,张明达三人共查阅档案1079处,走访150多人次,整理资料卡片1438份,1986年1月正式启动《中国共产党恩施市组织史》(1925-1987)编纂工作,1994年1月印刷出版成书。《中国共产党恩施市组织史》(1925-1987)的出版,为此后的全国革命遗址普查和《中共恩施市党史》第一卷的编纂做出了重大贡献和铺垫,填补了中共恩施市组织史研究的空白。
  回忆起编纂组织史的那十年,如今已八十一岁高龄的张明达双目如炬,神采飞扬,仿佛在回味一场精彩绝伦的战役一般,他说:"我是一名普通党员,但作为一名党史工作者,能够将那些红色记忆还原、记录、并传承下去,这份工作让我感到无上光荣和自豪,我这一生也因此变得饱满而又充满活力。"

2

2

1

1

责任编辑:州史志办